2017年3月16日

Day2 松園別館/七星潭


花蓮松園別館
寶虹水彩紙 300g 36 x 25 cm 粗紋
水彩寫生

昨夜花蓮下了小雨,吃早餐時望見對街遠山好藍,天空灰白色,眼前大地在雨水洗滌後,一片清冷。

從松園別館的山丘眺望洄瀾,想起多年前曾在此參加詩歌節,詩中描述月亮由海中昇起的景像。如今眼前的寧靜,令人摒息,彷彿整個城市都尚未睡醒,只有我一人,流浪於此。我想對著腳下城市大聲喊叫,喚醒沈睡中的人們。

遠方木瓜山昨夜雨後初生的雲朵仍未飄散,太陽照射的角度漸高,白雲依稀染上一層鎘紅色,最終她們如朝露般,消散的無影無蹤。

駱香林

明月出東海,如鏡亦如盤。
銀河與星斗,闇闇霄漢間。
秋燈隔戶牖,風樹若奔湍。
浮雲寖已散,遙夜倏將闌。
候蟲衰竹裏,吟聲一何酸。
人情向溫暖,嗟爾耐荒寒。

延伸閱讀---> 洄濱夢繫










--------------


花蓮七星潭
寶虹水彩紙 300g 36 x 25 cm 粗紋
水彩寫生

七星潭化為藍色的汪洋,土耳其藍映照著立霧山,山也融化了。

過了中午,太陽出來了,和先前預報一連三天雨天完全相反,藍天之下的海水更藍,大海是天地的調色盤。天空把藍色投入,大山又加了綠色的倒影,海灘滲入白色顏料。調出如秋香般的水色,那是大海的神秘配方。

在海邊一間無菜單原民料理店,第一次吃到「天使的眼淚」菇類料理,堪稱台灣松露,帶著海水的鹹味和菇類特有的鮮甜味,是這次旅行中最難忘懷的滋味。







2017年3月15日

Day1 東澳粉鳥林/崇德安檢所


宜蘭東澳粉鳥林
寶虹水彩紙 300g 36 x 25 cm 粗紋
水彩寫生

那天說走就走了,才和朋友說自己想用走路環島,他們建議我先花東小試一下,別一開始就心太大,當天晚上就上網訂了花蓮青年旅館,也不管窗外下著小雨,執意要找回十年前失去的自己。

3月 1 5日早上雨停了,和內人輪流開車走北宜高經過蘇澳來到東澳。抵達時間約上午十點半。粉鳥林的海水還沒睡醒,近海泊著兩艘小船,船錨落在淺灘上。可感受到潮水尚淺,海水帶著秋香色的帝梵尼藍,綠色的花東石灘迎接我們到來。



中午在粉漁港邊阿滿姨小吃店點了軟絲、山蘇、魚丸湯和炒飯共計五百元,實在並不便宜。




--------------------------


花蓮崇德安檢所
寶虹水彩紙 300g 36 x 25 cm 粗紋
水彩寫生

崇德安檢所位於崇德車站南邊500公尺,行經蘇花公路崇德隧道前有一休憩站,可北望清水斷崖南望崇德。

崇德位在蘇花公路進入花蓮的一條狹長平地,陸地延伸至大海,海灣弧度和顏色都很迷人,過此之後即一路平坦。崇德車站對面的立霧山,高度約一千兩七十四公尺,他常躲在雲裡,乾爽的天氣或早晨太陽出來後才能見到他完整的模樣。

安檢所前有一大塊水泥地,平日少有遊客來此,我才搭起畫架,海巡人員就前來關切。此處漁民進出港口都要經海巡人員管制。紅色的小屋和身後的大山大海形成巧妙的對比,不管是形狀或色溫都非常凸顯。





2017年3月12日

宜蘭石城


宜蘭石城
寶虹水彩紙 300g 30 x 22 cm 中粗紋
水彩寫生

搭火車往宜蘭礁溪,過了草嶺隧道後,貼著太平洋的山海間有個名為石城的小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不太有旅客下車,窄小的月台黯然失色,一條孤寂的天橋由月台延伸至公路,連車站都省了。看不到站務人員驗票,天橋盡頭,兩枝及胸的鐵桿上各有一台刷卡機,遊客自行刷卡出站,如果只想來此晃蕩一下,隨即搭下班區間車離開,連刷卡都可省了。

出站後約往北走1.2K即到達舊草嶺隧道前的一個小聚落。這兒較熱鬧,有烤香腸和租協力車的小店,從福隆騎協力車來此的旅客可在此和龜山島合照留念。

經由村中小路下探到海邊,石灘充滿了垃圾及漂流木,海浪被東北風吹上岸,白色浪花破碎成細小的水滴,如晨霧般彌漫著海岸線。遠處如鋸的礁石,零星站著釣客,眼下景色充滿蕭瑟及荒涼。

我本可畫那浪花和島嶼,但偏好海灘的荒蕪感。畫畢,離下班開往礁溪的火車只剩12分鐘,收拾了行囊後,小跑步趕回車站,踏進月台的剎那,火車剛好進站,細長而刺眼的燈束,筆直射向月台。進入車廂後,上氣不接下氣的癱坐在椅上,窗外一片鈷藍,龜山島在藍色的大海上浮沈著。











2017年3月3日

夢田


夢田
寶虹水彩紙 300g 30 x 22 cm 中粗紋
水彩寫生

走在平衡木般的田埂,看著兩側如鏡的水面,整片天空被我踩在腳下。小心翼翼的走著,如果不慎失足,將跌入萬丈青空和白雲堆成的擁抱。






齊豫 

夢田

作詞:三毛
作曲:翁孝良

每個人心裡一畝一畝田
每個人心裡一個一個夢
一顆啊一顆種子 是我心裡的一畝田

每個人心裡一畝一畝田
每個人心裡一個一個夢
一顆啊一顆種子 是我心裡的一畝田

用它來種什麼 用它來種什麼
種桃種李種春風
用它來種什麼 用它來種什麼
種桃種李種春風 開盡梨花春又來

那是我心裡一畝一畝田
那是我心裡一個不醒的夢



2017年3月1日

北投復興崗


北投復興崗
寶虹水彩紙 300g 30 x 22 cm 中粗紋
水彩寫生

唐‧孟浩然‧《過故人莊》

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
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

山是青的,樹是綠的啊~唐代詩人孟浩然早在詩中說了,但我畫了兩年才真正見著,他漫遊吳越之地,想必當時煙雨濛濛,才得見此青山。

這一週來,母親已臨垂危之際,取消所有寫生活動,租了氧氣讓她戴上,從八月出院至今已苟延殘喘半年有餘。如今氣息微弱,只待吾姐返台見最後一面即送回安寧病房,屆時放棄生命輔助,等待上帝寵召。

復興崗地名很美,總喚醒喪志如我者,重新振奮,如天使警喻。當年有北淡線經過,後改為捷運,因原軌重建,景觀沒有改變,雖物換星移,人事已非,但老人家仍能乘列車懷念過往靜好歲月。

我寫生風景,很大部份是為了這兩年她臥床無法外出,只好把不同的風景請回家裡讓她欣賞。每每她看了風景,滿心歡喜,還會叫我裱框讓她掛在房間,我也得到心靈安慰,因著這種緣份和鼓勵,我也越畫越努力。

搭著捷運探訪春天信息,然而母親雙眼已無力張開,不能再看我為她帶回來的風景,也不能比起大拇指為我加油。這兩年的陪伴,我已在繪畫上得到她的遺愛。這是她給我最大一份禮物。

父親晚年告訴我,他搭著北淡線,在車廂中和母親相遇,於是展開追求。母親生性保守,絕口不提過往戀愛經過。

來到他們年輕時搭車駐足之地,看著灰色樓房和藍色七星山,相信當年這片青山也如此優美,年輕男女在戰後的復甦中,準備重啟他們的人生計畫。一轉眼,卻已要離開這眷戀相守的世界了。

《臨江仙》 明‧楊慎

滾滾長江東逝水, 浪花淘盡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 慣看秋月春風。 
一壺濁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走在雨中作曲者李泰祥,同為帕金森氏症患者。

走在雨中

作詞:李泰祥
作曲:李泰祥
編曲:塗惠源
演唱:齊豫

當我走在淒清的路上 天空正飄著濛濛細雨
在這寂寞黯淡的暮色裡 想起我們相別在雨中
不禁悲從心中生

當我獨自徘徊在雨中 大地孤寂沈沒在黑夜裡
雨絲就像她柔軟的細髮 深深繫住我心的深處
分不清這是雨還是淚

記起我們相見在雨中 那微微細雨落在我們頭髮上
啊 往事說不盡 就像山一樣高好像海一樣深
甜蜜綺麗彩虹般美麗往事 說不盡就像山一樣高
好像海一樣深 甜蜜綺麗彩虹般美麗往事






2017年2月26日

遠眺台北文山區


遠眺台北文山區
埔里紙 40 x 18 cm
水彩速記

由崇德街山頂往下眺望,被南方群山色彩吸引,初春,山巒之中充滿濕氣,山的顏色由遠至近分別為藍、青、綠、黃所組成,隨著受光角度不同而有所變化。

看見這些顏色是在寫生兩年之後,過去來到這,只能看到一片綠色,卻又畫不出眼下群山層次深遠的感受。在這山頂上,已畫過三次,這次成功了。



2017年2月24日

馬拉巴栗幼苗


馬拉巴栗幼苗
埔里紙 40 x 18 cm
水彩速記

水陸草木之花,可愛者甚蕃。世人甚愛牡丹,予獨愛馬拉巴粟,(因為我家院子只有他啦~) XDD

院子裡有幾個空花盆,之前種香草留下的,迷迭香不耐濕寒,越種越小,最後自動消失了。

樓上人家養了一盆馬拉巴粟,落葉果實總往我家院子掉,春天來臨前,外勞每天早上都得去院子掃落葉,心中肯定埋怨那探出陽台的枝葉。但樹兒高高在上,她也拿他沒辨法。

不知何時花盆長出一株小苗,是為了照多點陽光,還是想趕快長大回到樓上母親身邊;夏天過後,他從30公分一口氣長到180公分,之後就不再長大了。身子細細長長,像根特長的火柴棒,先長出五片葉,葉掉了又長成分叉的小枝,小枝尖上各長出五片葉。

書房往外看,陽光穿透葉片,那晶瑩剔透的綠色,真讓人著迷!小樹你快點長大,到時幫你換個花盆,為你修剪枝芽,你就體面的玉立於院中,幫我們家迎賓送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