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3日

宜蘭員山望龍埤


宜蘭員山望龍埤
寶虹水彩紙 300g 36 x 25 cm 粗紋
水彩寫生


宜蘭員山望龍埤
寶虹水彩紙 300g 36 x 25 cm 粗紋
水彩寫生

往員山望龍埤一路上都有驚喜~

員山雖然位居宜蘭靠山之處,一路上嫩綠的稻田,藍色遠山和紅白相間的農舍及高聳的檳榔樹都非常有畫意。

好幾次忍不住想停下來寫生,當經過一間不知名咖啡廳,被門前高大樟樹及樹下玻璃溫室和深色木造房給吸引,急忙倒車了解這間店賣些什麼。原來是蜜餞工廠轉型後的觀光工廠。

這一類觀光工廠在員山就有好幾處。員山為通往北橫及中橫雪霸的要衝,觀光巴士必經之地。非常適合發展觀產業。觀光工廠的房舍有日式造形也有歐式造形,一路開車經過非常吸睛。

由一小巷進入,路甚窄,視野不怎開闊,及其盡頭,豁然開朗,兩山相交處有一彎碧綠湖水。湖邊落羽松剛發嫩芽,散發出青綠的光茫。湖畔嫩草和樹木的顏色相映於湖面,一條紅色拱橋,跨越湖心,中央有個涼亭名曰望龍,周圍有許多水鳥及鴨子,似乎早已習慣和遊客共處的日子,自在悠遊於湖面上。

才畫一會就下起雨了,遊客們塞進一坪大的涼亭,涼亭原本的遊客,見大家進來避雨,紛紛讓位,還邀請我們一起喝咖啡,彷彿到了主人家中避雨般。下雨天留客天,大家們因雨而結緣。

雨緩,人潮散去,將完成的畫作贈送給有緣的朋友們,感謝讓位及贈送飲料的心意及緣份。



















2017年4月7日

近期寫生


八斗子望海巷檢修中的小管船
寶虹水彩紙 300g 36 x 25 cm 粗紋
水彩寫生 20170407

在八斗子走了一小段路,這兒是我唸小學四年級第一次戴蛙鏡下海的地方,那時的蛙鏡還很陽春,玻璃鏡面配上橡膠框和呼吸管,在水中如果撞到石頭,玻璃破了會割傷自己。

今天港裡的船身都是藍色,配上黃和綠的桅桿和紅色的線條。全世界的船都有地域性的特色,台灣北海岸每個港口的船也有所不同。東北海岸以補小管為主,色彩能引來趨光性的小管,藍色的船身如同天空的顏色,綠色如水草,黃色在水中看來如同日正當中的太陽光。


宜蘭市傍晚時分
寶虹水彩紙 300g 36 x 25 cm 粗紋
水彩寫生 20170403

山的顏色是比群青暖一點的灰紫色、稻田秧苗泛著嫩綠偏橘的光茫,太陽已落在雪山山脈之後。如果想畫藍紫色,蘭陽平原的傍晚非常適合。

沒有天空的橘紅色,自然不可能有山的藍紫,所有大地的光色都以補色的形式呈現著,這是大自然奧妙之處,所有固有色都統一在光色之下。

蘭陽平原地貌已改變,眼前兩棟特大建築一是陽明醫院,另一有紅屋頂的是南山人壽大樓,自從雪隧通車後,宜蘭稻田正在快速消失之中。


貢寮金沙灣
寶虹水彩紙 300g 36 x 25 cm 粗紋
水彩寫生 20170402

調色盤中加了戴奧辛紫,有了紫色黃色系就可更大膽的活用了。

貢寮金沙灣同時有礁岩和沙灘,沙灘的顏色偏黃,所以海水看起來更接近鈷藍和群青色,一般海灘沙色偏橘,海水偏綠,這裡的顏色組合卻不同。在浪花的深處可看到藍紫色,一方面是天空夠藍,另一方面沙灘的沙色夠黃才見得到。

我用國畫手法描繪海灘人潮,在不改變中景構圖下,仍能表現大景中海灘的熱鬧感。下半的透視和上半有不同的消失點。繪者似乎和觀者一同站在置高點觀望著海邊人群的活動。


龍潭三坑老街雨景
寶虹水彩紙 300g 36 x 25 cm 粗紋
水彩寫生 20170325

母親走了後,我心中始終很燥動,那種中午起床,下午畫畫,晚上照顧母親的規律被打破後,生活變得無所適從。開車往南走,只想走到哪算哪,但高速公路卻一直塞車,被迫下了交流道來到龍潭。

朋友要我去三坑老街走走,一個保有原始客家建築的聚落,老街騎樓屋瓦內的木窗、木門和木柱讓人彷彿回到過去。廟前一條通往青錢第的紅磚道,路口有個婦女在花傘下賣放山雞。

我被雨中色彩的純淨所吸引,消點指向盡頭相間的紅、藍、綠和人物剪影,大面積前景紅磚鋪面讓我能利用暖色為畫面創造深度和空間感。



東澳粉鳥林
寶虹水彩紙 300g 36 x 25 cm 粗紋
水彩寫生 20170322

花蓮回來後又和畫友們碰面去寫生,本來是要去宜蘭蜊埤湖畫落羽松的,但在車上聊著聊著就錯過了宜蘭交流道。

本來也就想要不要去粉鳥林的,既然計畫趕不上變化,就直接改道。

上次畫這景,最大的失敗就是前景石頭,石灘和沙灘在色調上有很大差別,石灘偏冷,高光亦較冷,要多點耐心保留紙色。如一片抹過,石頭高光消失後就救不回來了。

這次很小心的畫,雖然前景的石灘成功了,但筆觸和情感卻過於凝滯。畫畫就是這麼討厭,顧了寫實就顧不了寫意,要兩者達到巧妙的和諧才是畫畫的目的。

----------







2017年4月6日

澳底灣


澳底灣
寶虹水彩紙 300g 36 x 25 cm 粗紋
水彩寫生

澳底灣位於澳底漁港,有一狹長的石礫海灣,成為淺水客下海的地方。正對狹灣口有一片礁石地形,石上一隻燈柱和點點人影,遠方藍色的山脈,清冷中帶著幾許孤寂,礁石和沙岩是港灣中最美的景致。

我們不辭老遠開車至此,如不是有所堅持,過了龍洞就想放棄了,路程真得好遠啊~

沙岩和礁石,一明一暗,柔美中帶著剛硬的大地色,沙岩風蝕後,露出流動變形的色塊,是渾然天成的抽象畫。














2017年3月30日

龍潭三坑古厝青錢第


龍潭三坑古厝青錢第
寶虹水彩紙 300g 36 x 25 cm 粗紋
水彩寫生

上星期因為太陽太大沒能在宜蘭田中作畫,今日來到龍潭三坑畫「青田第」前一小片春耕後的水田。

三坑老街平日很冷清,大部份店家都沒有開,也沒什麼遊客,在街上逛了一會,想先喝杯咖啡,但進店卻見不到老闆,按了一會吧台上的出菜鈴仍不見人,只好離開了。

青田第是本地有名的古宅,保存十分完好,可以感受早年台灣農村田園風光之美。綠色的稻田,紅色的瓦厝,青色的山丘,是我家門前有稻田後面有山坡的完美寫照。

過了兩點半,陸陸續續來了不少遊客,三位退休的太太,來此散步走路,因為本身也在學畫,因此駐足觀看我們寫生。也和我們聊了許多關於水彩寫生之事。

以下關於青錢第的由來摘錄於網路「319旅行事誌」

「青錢第」約建於光緒20年(1894),係因先祖經商致富,曾發行「青錢」賑災,災民可憑青錢至錢莊兌換銀兩,因而受到皇帝表彰,「青錢第」因而成為張氏堂號。這個傳說,雖沒有「青錢萬選」成語的典故,卻饒富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