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2日

白衣



白衣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白衣是一位多年前熟識的女子,後來她結婚生子淡出模特兒圈,我想用一種淡雅而莊重的顏色來搭配這白色衣服,為了這種莊重感,我用比較簡約的形式來表達,以呈現如雕塑一般的感覺,這樣的表現比較偏向於東方宗教畫的色彩,我沒用光色和陰影色表現素白的感覺;而用固有色來表現。

臉的部份也沒有用水彩素描方式先以濁色打底舖明暗,而是直接用低彩度灰色調來畫膚色,最後再罩上一點彩度,減少色彩整體畫面的色彩表現,突顯人物素雅的精神性,唇紅是唯一使用純度較高色彩表現的部位,強化臉部視覺,左臉畫的實一點,右臉畫的虛一點,把很短的臉部景深強調出來。



2017年11月20日

人體速寫


立姿
博士水彩紙 8K 10min


高跪姿
博士水彩紙 8K 10min



坐姿
Arches 熱壓紙  16K 10min


坐姿
寳虹水彩紙  8K 20min


坐姿
Arches 熱壓紙  16K 10min

2017年11月19日

淡水三芝


淡水三芝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被雨追著跑,從新店跑到三芝,這兒沒下雨,可以小畫片刻。

順著路往草原裡鑽,路盡頭有間小廟,廟前平坦的草坡遠遠眺望著觀音山,那山今天是朦朧的藍紫色,附近有株大樹在風中搖曳著身軀;幾株芭蕉陪襯一旁,大樹頗有玉樹臨風,鶴立雞群之姿。

越過大屯山的風夾著如霰的水珠,在畫紙上開了花,抵擋不住那風的狂亂,只好任由他吹著。

吹亂了頭髮和衣襟。吹亂了畫紙和顏色。我持著筆,心如止水,小心勾著樹枝,堅持頃刻的專注。

2017年11月17日

河灣的芒花



新店直潭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直潭來了很多次,橋上看到的芒花美得令人心疼,總覺得她脆弱的不能碰,只要風一吹就散了。

往橋下走,溪床邊殘留著溪水流過的痕跡,河床被切割成如梯田般,順著邊坡往溪裡滑落,那泥沙看起來已凝固,但踩在上頭,水從鞋旁滲了出來。

前方大山水氣充足青中帶紫,遠山接著穹蒼,橘中帶藍,前景芒草綠中帶灰,色彩層次已舖陳眼前,一目了然。

四點半天已暗,老翁順著溪床,從前方蘆草鑽了出來,提著水桶和釣具,桶中盛著水,裡頭裝著幾條魚,他臉上堆著笑容,我卻沒來得及畫下他從前方走來的身影,只留下這一彎弧線和孤寂的山水。

2017年11月16日

宜蘭礁溪


宜蘭礁溪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昨日一夜都在拍攝這張作品,不罷休的原因是自覺第一次畫出我欣怡的灰調子,但拍攝後灰度和彩度都不見了,顏色嚴重偏紅。

今日利用中午色溫完整時刻在室外重拍,總算成功了。沒有強烈明暗對比,沒有高彩,沒有陰影,一整張中灰調的山水是我想表達的。

灰調子空氣感真好,把台灣這種潮濕氣候發揮的淋漓盡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If you cannot please everyone with your deeds and your art, please a few. To please many is bad.”

― Friedrich Schiller

“假如你的行為和你的藝術不足以取悅所有人,那取悅少數人就夠了,想取悅多數人並不好。“

- 弗里德里希席勒


昨天上藝術史課時,老師分享的好句子,期許每個藝術家,即便只取悅於自己的喜好,也就夠了,藝術並不在於取悅多數人,而在於表達出自我內心的喜好~

昨天上克琳姆和席勒,當時他們許多畫作都不被世人接受,所以老師放了同名為席勒的德國18世紀詩人的句子分享~我覺得很受用~

藝術家不羡慕別人所擁有的,不複製不抄襲別人的風格,不優先考慮作品討不討喜,畫自己想畫的,創造風格而不追隨風格。這句話是對所有默默堅守這份信念的孤獨者的一份激勵~

我在求知的過程中,對美的定義也隨之改變,美也和個人人格特色有關,大自然中的美,含蓋了正當的功能和特殊性,如果用羽毛做一個杯子,因功能性不足而影響其完美;但看到蜘蛛結網,因形狀和功能都完美無瑕,而覺得蜘蛛網是造化中完美的傑作。

美不全是來自畫面色彩的形色光影~最近我欣賞到FB上許多有個人特色的作品,他們不迎合,畫自己想在藝海中求證的事物,即便不符合一般美的期待,但卻有美的另一種面向。

灰調子的美在於其功能上適切表達陰雨天或濕度很高的氛圍,也表達出一種淒苦的心境感受,這種適切表達即為功能美的部份。雖不是色彩所代表的陽光,但從相反的角度來看,它更是一種無形無光亦無色的素雅之美。

2017年11月15日

芒花


新店溪畔芒花海浪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數大便是美,徐志摩說得一點也不錯~

這次畫了滿坑滿谷的秋芒,芒花總算真得成了主角~每次去新店溪,遠觀覺得美,是因放眼望去整條溪邊都是芒花,總數夠大,一旦取景後,只剩景中的部份,數量不足畫面10%,除非看原畫,因畫面夠大還能感受到一點,否則只隱約覺得那是一條忘了上色的留白。

高明度的芒花,並非是白色,她介於有彩與無色彩之間。這也是水彩的難題,灰調子在這種情況下很好搭配,它不搶有彩似無彩的主題,換了彩度高一點的顏色,除非明暗對比加大,不然芒花就沒那麼明顯。

芒花基本上都是軟邊界,綠色的草桿其實看到的部份並不多,要用乾筆來勾,波浪狀起伏是特點,不要平直表現會少了動態感。


新店溪畔芒花滿開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A:這張顏色美,只是構圖把橋切太多。(以上個人拙見)

W:謝謝啦,橋拿掉也有點單調,但比例太小左右平衡也不好,總之是沒處理好,這橋的確頭痛~

A:現場寫生也就是這點有趣,如何取捨變化與更改確實是個學問。之前上教授的水彩課有提到切不好會讓視覺動線被終斷,影響整體。這情況首選是畫寬幅 ,不行的話就只能縮減右邊,讓左邊的橋入畫起碼三分之二以上。(以上為引述教授所言)

C:寫生是否必須真到100%?平衡了畫面,若又和實景不符呢?其實,真實與畫面平衡,兩樣都不應放在心上,畫得愜意最最要緊。晚安。

W:我覺得就是多嚐試~觀賞者和繪者往往看的是不同樣的風景,感受和詮釋就不同,沒有對錯,觀賞者的主觀想法都是對的,但只代表個人的看法~一百個人看同一張畫也會有一百種看法,但繪者不用在意,只要自己想表達的有表達就好了~寫生的人常常強調所強調,省略所省略的~觀賞者卻常在畫中找尋可辨識的,可分析並消化自己所理解的知識,但這些主觀想法也不一定是繪者要表達的,這畫我希望大分割體面一點不要瑣碎,所以分割都很大塊,左方的橋柱也確實大了點,是想讓左邊畫面不要因透視而變得瑣碎~且視覺走出畫面~放大橋墩可止住視線,並讓視線沿著橋拱及橫向橋身回到右方的主題。如縮小橋墩可讓橋看起來多一點,但右方房子和左方橋的比例一大一小也不好看,也無法帶動視線,如房子也縮小,畫面瑣碎且太深遠也感受不到溪畔和人的生活息息相關的感覺~這是我的想法,既然已想這麼畫,也這麼畫了,我就沒有什麼好想的了,就算不成功,也只是不成功的其中一次,再來試一次就好了~

C:畫了就畫了。畫時那片刻的專注、心境的澄明、寧靜、平和等,才是您想追求的吧!考慮中調色、下筆、塗抹……豈會顧忌別人的閒話?文字都有些多餘,是吾不該……再聊。


秀朗橋頭芒花開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2017年11月10日

坪林


坪林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過去我畫灰調子只用在陰天,高彩純色則用在晴天。我並不是刻意使用灰調子,而是我眼中看出去沒有色彩時我就畫沒有色彩的感覺。

為了表現天空,我開始用純色寫生,越用色彩來畫,就看到越多的色彩,後來覺得調色盤顏色不夠用,就換了顏色也換了調色盤。從八色變成十二色再換成二十四色,最後用到三十五色。

看得到顏色就會想用精淮的顏色表達,但整理舊畫作時,看到當年灰調子畫作,覺得那時畫灰調子即便成功也只是碰運氣罷了。

想要更深入去鑽研灰調子的表現方式,我查了許多書,也把灰調和純色及黑白之間的關係有系統的研究了一遍。之後還臨摩了約翰亞德利的灰調子作品。

今年打算把之前用色方法改掉,用更沈穩的色彩來表達。雖然灰調子不如純色討喜,拍照時色彩也色偏嚴重,但既已有了純色的色彩空間基礎,相信加入灰調必定會畫面進退更有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