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3日

Day5 --- 3/23 台東市到大武 67 Km


Day5 --- 3/23 台東市到大武 67 Km

早上7:57分出發,今天是環島以來路程最短的一天,卻期待已久。生命中最懷念的一段路就是南迴,曾多少次在午夜夢迴時想起從前,如公路電影在腦海上演。

年少時,租了三千cc的裕隆青鳥,從屏東開到台東,那時第一次知道台東太麻里這個地名,今年年初開車來探了一下路況,許多段落截彎取直施工之中,當年貼著山壁盤旋,最終柳暗花明,前方一片蔚藍大海的兩線道已不復記憶。

本來想一口氣騎到楓港,但昨夜在民宿研究了一下,上南迴最高點前有11公里上坡,是目前遇到最大的爬坡。所以先騎到大武,隔天趁著精力充足時一口氣攻上壽卡最高點,再下旭海至墾丁。

騎過台東市太平溪時,看到東方綿延的山脈,其中最醒目兩座山,一南一北,東南方是劍弗山1947M,東北方是盆盆山1865M。當時並不知這兩座山名,就停在更生北路路橋上,拿著手機對著山脈尋山,看了半天不得其解,才發現其實要從等高線和方向辨識山頭並沒有那麼容易。

我放棄尋山,但山卻沒棄我,一路騎到知本前都在他們眼下,一抬頭,就望見他們低頭盯著我。

9:02分騎到台東利嘉的小七便利店,太陽很大,在此吃早餐,我既不得山名,又無法忘懷,只好掏出速寫本記下劍弗山身影。   
10:10往知本。在利嘉溪上,回頭望見遠方台東海岸的都蘭山,當時她巨大的身影已變得渺小,只能望見突出地平線上的小山頭,那是我來時辨識台東的標記,至知本後就完全看不見了。

跨過知本溪後進入太麻里,左方一片藍色的長條海灘,這裡是太麻里華源村,海灘叫華源海灘,水的藍是透明的鈦菁藍,搭上純白色浪花,非常美。海水藍的純粹,不帶祖母綠,和花蓮海水顏色不同,也不像墾丁的海水帶點普鲁士藍,彩度偏低。台灣雖小,但不細細品味,不漫遊其間便不得其美,連海水的顏色都藏著細微色彩變化,更不用說山中不同季節綠色的不同。

二十幾歲剛拿到駕照初次開車到台東,當時南迴公路由屏東進入台東知本前曾看到一片迤邐的沙灘,白色浪花非常醒目,也令人難忘,當時沒有谷歌地圖,亦不知身在何處,只覺得這片沙灘的藍和屏鵝公路上看到的不同,因此留下深刻印象。如今回想,當時記憶中的海岸就是華源海灘。

過了華源後,南迴跨越原有山壁舊路直接下到太麻里,我爬到火車站附近的一個平交道前,後方可看到藍色大海,人稱櫻木交道,因為卡通灌籃高手而得名。一台白色轎車停在路邊,三個女子在平交道前拍照,不顧形象的笑鬧著,洋溢著青春和自由的氣息,我想起了年少時的一部公路電影「未路狂花」。

由山坡上下到太麻里市區,這裡有間大王國小,村名也叫大王,村裡有間大王聚會所,會所外有棵非常非常大的茄苳樹,果然只有此樹才配得大王之名。有些地名,不出來環島一輩子都不會相信,其中南迴的大王村和大鳥村就是最好的例子。

約12點來到太麻里溪旁的台灣牛牛肉麵。這是我回憶中的另一個地點,第一次開車經過南迴曾在此用餐,當時肚子很餓,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就在這時出現了一間牛肉麵店,店內牆上掛了許多空拍圖。

莫拉克風災後,今日的店面是原址重建,當年那綠色紗窗的麵店已不在,時隔約三十年再來,我激動的向店員表達三十年前的回憶,他們看我激動,但無法理解激動為何。回憶誠可貴,只有自己能了解,我從二十多歲小夥子變成中年大叔,彷彿只在一瞬間,只有那間老麵店可證明我曾擁有過的年少歲月。

牛肉麵店外有座金字塔般的高山,名叫太麻里社山,山下是太麻里溪,過溪後南迴公路緊貼著山壁。當年從屏東千里迢迢來此,除了大武之前一段寬廣的海岸公路,接著都是貼著山壁的雙線道,至此豁然開朗,又見一間海邊麵店,風景和視野都很美,就停車下來吃碗麵,沒想到這一碗麵,成為日後魂牽夢繫,最幸福的回憶,之後離開屏東回到台北,再來時已滄海桑田,人事全非。

過了太麻里溪後,來到新香蘭,村落前距離海邊只有一點腹地,這裡種植的紅藜麥已成熟,顏色非常美,帶著透明的莤紅色。新香蘭往金崙間的山路正在拓寬,單向交管,負責交管的年輕人頭戴白色安全帽,皮膚曬得黝黑。他說他從桃園來這裡工作。看他頂多二十幾歲,如此認真生活,心中欽佩,我說這裡工作風景好,在北部沒這麼美的風景,你運氣比別人好,他聽了心裡很開心,放行時用對講機通知遠方行控,一定要等我通過後才可放車子進來,我走得較慢,前方車子過了後會以為後方沒車,放車進來會造成危險,我謝謝他的貼心並祝福後道別。

之後一路下滑,經過金崙溪和大竹溪,金崙段在今年一月就已通車,南迴不用再繞進金崙村,直接從下滑的大橋通往大竹,過了大竹溪之後有間全家便利店,此時已下午二點,我看時間還早,就在店裡速寫了大竹溪海口的風景。

2:30從大竹騎到大鳥休憩區,海邊白色的木柵欄,如牧場一般,只是後方的草地變成了藍色大海。

離開大鳥村後走了六公里,過大武溪來到民宿,放好東西後時間還早就騎車到大武漁港寫生,這是環島以來第一次寫生,每天都有趕不完的路,一路白帶了很多東西,直到今日帶來的寫生用具才派上用場。

晚上去老闆推薦的魯肉飯店用餐,一位來自匈牙利的老外,身旁陪著一位英文很好的女孩,看到我身邊停著小布,他主動問我是不是騎這台車環島,並說英倫小布非常有名。我反問他是不是來環島,他說是來和女孩碰頭,當時並不知原本他倆要一起環島,直到隔日在南迴山路上碰到女孩,才知她們本來相約一起環島,女孩北上相會,但老外因感冒臨時取消了行程,女孩只好獨自南下,等老外感冒稍好,才搭火車來此。

大武是台東南方最後一個漁港,那天傍晚下了點雨,一路從台北到台東最南方雨都沒有少下,但今晨短暫太陽,彷彿透露著未來的台灣西岸會是一路豔陽天。
到底是陰天好還是晴天好,這時我猶豫了。










  


  
  
   


2018年3月22日

Day4 --- 3/22 瑞穗到台東市 108 Km

Day4 --- 3/22 瑞穗到台東市 108 Km

昨晚趕路沒看清楚瑞穗溫泉路上來時的風景,今日回望,有間黃色城堡,後方建築如童話世界中的古老石屋,山牆漆著繽紛的色彩,飯店前台灣濼樹夾道林蔭,很有歐洲風情。

我問附近居民正在興建的飯店叫什麼名子,他們說是春天酒店。飯店完成後,這條街將變得更熱鬧。

順溫泉路一路滑到秀姑巒溪和富源溪交匯口,瑞穗的路不是朝著山裡直直上切就是朝溪裡一路下滑,路的盡頭是瑞穗露營區,也是是秀姑巒溪泛舟的基地;花蓮最大的露營區,從這裡可遠眺舞鶴台地,北迴歸線由台地經過,歐亞大陸板塊和菲律賓板塊在這裡相接。

過營區後迎面而來是一雙古樸的水泥雙橋,橫跨在荒溪之上,原本可能是條單線橋後來為增加流量而興建另一條橋成為雙橋。過了溪之後是花蓮玉里蹎,進入平緩的台193線,走這條路環島可避開台9線省道在舞鶴台地的上坡,一路遙望秀姑巒溪左岸三民和玉里兩個鄉鎮。

春日、淞浦是玉里的米倉,春日的神農里有一望無際的梯田順階下至秀姑巒溪。這一路除了稻田外,村落間尚可看到高聳的菸樓。

過赤柯山後的棣芬有間小麵店,招牌寫著阿婆玉里麵,我停車下來點了碗大乾麵。小店已有幾位原民青年在用餐,默默瞧著我的車卻沒和我交談或眼神交匯,想必見慣環島騎士,已沒興趣介紹些什麼,也沒打算讓位,我就端著麵在路邊小桌用餐,麵條Q彈有嚼勁,配上肉燥、豆芽菜和兩片燙過里肌肉片才60元,這餐花得錢少卻得到極大的滿足。

環島以來為了方便,一路到這都在便利店解決中餐,一方面有冷氣和wifi,另一方面有桌子可寫點日誌。這時忽然覺得吃了一頓很有在地風味的中餐。便利店雖可享受全國標準一致的口味和方便,但卻失去體驗在地小吃的機會,這時我才有所頓悟。

再往前騎到樂合,台九線和193相交接,在此可由安通過玉長隧道往海線成功,平行台九線左側有條玉富自行車道,平緩好走,是舊鐵道遷移後所建,一路經過安通和東里兩個舊站,過安通之後即進入花蓮富里,車道在東里鐵馬驛站結速接回台九線。

接著從富里的萬寧埔到馬加祿是一段長上坡,過了之後一路滑到竹田的六十石山入口,再往前進入富里鄉市區,過富里後接池上後站的學富路,一路通往池上。

池上和富里是秀姑巒溪和卑南溪的分界,也是台東和花蓮的交界,池上和關山的米是以地方命名,直接就叫池上米或關山米;但花蓮的米卻另有稱呼,富里的米叫富麗米、玉里的米叫御皇米。這四個鄉鎮是花東產米最多的地方,多半都是有機種植。

進池上後我沒拜訪金城武樹和伯朗大道,今年一月才來過,之前是觀光客,難免俗套的去拍拍照,這次環島就省了,因此直接騎往關山。在過卑南溪橋上,夾道的黃花風鈴木開得正美,樹稍花朵長到橋邊護欄,伸手可及,這時天氣也好了起來,我就近拍下花朵玉照,整個心情都變得很開朗。

到關山全家便利店稍休息,店長是位熟齡美女,黝黑的膚色,讓人有種健康美的感受。這些日子風吹雨淋日曬,我也和她擁有相同的膚色,愈發覺得才是自然的美麗。她說往台東的路很輕鬆,我卻記得有一段很長的坡要爬,她說那也只有一小段,不算什麼。她愛騎車,之前早就騎過了,才這麼肯定的回覆我。

我連絡了台東民宿確定今晚入住。之後果然如她所說,一路都很平直,雖有上下,但都算平坦,過了鹿野,台東聖山督蘭山在雲中若隱若現,山很藍,稻很綠,這裡的綠很飽和,和先前池上看到的稻田因稻子長度不同而顏色更深一點。

台九線過鹿野溪這段最辛苦,一來一日體力耗盡,二來跨溪位子在較上游處,要逆流而上一段路,小布本身就有13公斤重,加上13公斤的行李,只要是有坡的路,我心裡都會有所畏懼。這一路看起來都是下坡,但再看一旁水溝內的水卻都往上流。

過了鹿野溪之後右方有條叉路通往紅葉,這個紅葉才是真正紅葉少棒隊的故鄉,過此之後是較陡的上坡路,爬上鞍部後經初鹿村下滑至更生北路的茄苳林蔭隧道即抵達台東市。

我在市區吃了兩個池上便當,飽飯後之才往火車站附近沐泉民宿,這是我第一次入住無人管理民宿,網路刷卡付款後,對方在電話中告知進門密碼,進入客廳後,茶几上有房間所屬的鑰匙,可直接開門住房,走的時候把房門關上即可。那夜只有我一人住在三層樓的大別墅中,我猜想房間之外肯定有不少監視器看著我。






  








2018年3月21日

Day3 --- 3/21 花蓮到瑞穗 距離84KM (含火車 光復 TO 瑞穗 17KM)

Day3 --- 3/21 花蓮到瑞穗 距離84KM (含火車 光復 TO 瑞穗 17KM)

昨夜泡了澡,早早睡了,大約早上四點,在尷尬的時間醒來,一心期盼昨日的雨已停,飯店的窗帘很厚,隔著白色紗帘,房內一片漆黑,拉開窗帘時,淡淡的藍光滲了進來,前方美崙山靜臥於窗外,雖是微微細雨的清晨,卻分外寧靜祥和。我沖了杯咖啡,在沙發旁點一盞小燈,記錄著日常,六點天色稍亮,拿出水彩速寫本,記下窗外風景。

在福隆淋雨的經歷讓我非常畏懼雨天,不僅車子髒到不行,連齒輪鏈條都因此踩踏不順。我等待著奇跡,遲遲不肯動身。到了八點,估計雨是不會停了,只好穿著雨衣上路。

先由台九丙到吉安慶修院,再由吉安干城村轉往南華村,在干城村時遇到一位鐵路局員工林先生,見我騎車環島,就告知一條和省道平行的193縣道,他騎機車,載著一條大黃狗,我們一起在干城公車停內躲雨,他說此路可避開台九線車流,風景甚美,是騎車旅行必走之路,公路跨越花東縱谷至台東後改名為197號公路,仍可持續通行至台東市。

我由干城村往南華村過仁壽橋跨越木瓜溪往鯉魚潭,這條路上經過了一個農場,圈養了許多牛,路旁小洋房獨棟別墅,花園裡的黃花風鈴木和九重葛黃紅相間,在微雨中走在鄉間小路,何其浪漫。如直接走台九線可近很多,但將失去這番原汁原味的人文風情。我只想慢慢走慢慢看,有朝一日回憶時,不是只完成了一件體力上的成就。

至南華村到吉安大圳源頭,此處有水車和小橋,立有石碑紀錄吉安大圳的淵源和歷史。我在此躲雨,吃了隨身帶來的食物,見雨勢較緩,就再往山裡木爪溪上游騎,過了仁壽橋,雨勢變得很大,不得不趕快找地方躲雨,改換脫鞋。這時已到鯉魚潭,我索性進去涼亭內把全身上下整理一遍,拍了些照後再下滑到台九線壽豐街上便利店用中餐。

雨衣背後不知何時破了一個大洞,我的長袖襯衫已濕透,我猜想是被安全帽給刮破,因此又買了件雨衣,中午12點雨勢稍緩,打算嚐試林先生所建議的路線,由壽豐花39鄉道過米棧大橋,接台193線。

才離開省道進入花39鄉道,路上的雨就停了,雨後的空氣特別乾淨,台九線外的風景非常原始,廣大的平原和稻田,能感受到農民平日作習和一天的辛勞。

想起2008年帶著母親來花蓮慈濟做帕金森氏症手術,術後出院前一個星期,帶著她來花蓮鳳林光復一帶田間漫遊,如今她已離我而去,我在無人的曠野邊騎邊和她說話,告訴她我很榮幸成為她的兒子,請她放心,我過得很好,說著說著不知何時已淚流滿面。我對母親的思念化做淚水,順著木瓜溪流入迴瀾大海,大海接納了我的思念,讓我的身子變得輕盈,生命也被重新點亮。

過了米棧大橋接上台193線,雨又開始下,山路上上下下,一身都濕了,雨衣裡不知是汗水還是雨水,對小布來說有坡度的路不太好騎。還好一路柚子樹開著白色小花,在盤旋而上的山路間,花香撲鼻而來,香遠亦清,慰藉著旅人的心靈。

騎到鳳林中興大橋,體力已不可負荷,沿途沒有補水的店家,只好橫跨花蓮溪回到台九主線,此時雨已停,過中興橋前下坡路,車速很快,忽然路旁衝出一群家犬,我一邊閃避群狗追擊,一邊盯著狗兒的動向,才一回頭,車子即將撞上橋墩,千鈞一髮,把車頭拉了回來,上橋後,出了群狗群管轄範圍,危機解除。我嚇得一身冷汗,見後方屋內一位坐著電動輪椅的阿婆,急著出來喝斥狗群,我意識到環島其實不只是風景優美,也存著安全危機。

中興橋下種植許多西瓜,花蓮溪是西瓜主要產區。順著中興路(花34鄉道)往鳳林鎮經過林田神社遺址,附近有向日葵花田和檳榔樹,林田神社見證著日本林田移民村的歷史。 

到鳳林台九線時,看見兩位摩門教傳教士穿著白襯衫騎車經過,我身上披著黃色小飛俠雨衣,腳上踩著夾腳拖鞋,和他們乾淨的白襯衫相比,我簡直狼狽不堪。心想這回雨應該不會再下了吧?就近到台塑鳳南加油站借水把單車和身上的污泥沖洗乾淨,把濕掉的頭巾和風衣收到袋裡,換上登山鞋,總算恢復了人樣。

才弄得一身乾淨,想堂堂正正的騎台九大道,過了萬里溪到萬榮雨就又來了,此時的我,如霸王項羽怨嘆著時運不濟,幸好路旁就是7-11林田山門市,躲雨一待就半小時,雨勢不但沒變小還愈來愈大,連遠山都看不見了。

3點半,我看再不走不行,到瑞穗溫泉還有30公里,小布一小時10公里路程來算,大約要6點才能抵達,於是又買一件新的雨衣,打算在雨中挺進光復。

鳳林往光復約七公里,跨過馬鞍溪時,路上風雨交加,換上的乾淨衣服和鞋子瞬間都濕了。撐到光復車站,雨太大,貨車在雨中開得很快,且視線不佳,顧及生命危險,3:49分我直接騎到光復車站轉搭火車。離5:12分自強號到瑞穗火車尚有一小時。十分猶豫是否該等,還是該繼續走,萬一中間雨又停了怕自己後悔。但想想還是等吧!安全第一,在大廳把小布收進攜車袋,火車20公里只花了17分鐘就到達瑞穗,省卻了兩小時騎車路程。

在瑞穗車站遇到一位單車環島拍攝火車的年輕人,我們相互聊了一會,他從池上過來,正在找住的地方,我說火車站外有可能有家旅店,因為之前那兩位打火兄弟曾說要住那。

我們聊了一會,他說他有個粉絲頁叫小蘇與單車,我可以加他粉絲,相互祝福後道別,這是我一路碰到的第二個環島朋友。

瑞穗車站是現代風格的新穎設計,往溫泉區尚有3公里上坡路,這時雨已停,花了15分鐘騎到瑞雄溫泉山莊。

櫃台是一位原民青年,太魯閣族,我們聊了太魯閣族當年和日本鐵血總督佐久間佐馬太在太魯閣戰役中的一些軼事,還談到中部橫貫公路開通前,太魯閣古道是從合歡山經卡拉保,白楊、天祥、合流及錐鹿古道通往花蓮。

瑞穗的民族很多元,有布農、泰雅、太魯閣、阿美、客家人、閩南人和外省人等不同族群所組成。

我誤以為紅葉溫泉就是紅葉少棒的發源地,來了瑞穗紅葉溫泉才知紅葉少棒其實在台東,而紅葉溫泉和紅葉少棒是兩回事,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





  









2018年3月20日

Day2 --- 3/20 宜蘭到花蓮 距離130KM (含火車 蘇澳 TO 新城 59KM)

Day2 --- 3/20 宜蘭到花蓮 距離130KM (含火車 蘇澳 TO 新城 59KM)

清晨起床,天已明亮,昨日的雨下到夜裡就停了,陽光隔著雲,上下舖的床腳邊斜落著一雙雙沒有銳邊的模糊影子,說明著今天是個多雲潮濕的日子。昨夜雙腿的疲勞已消退,早起的身子,如紙片人踮著腳飄移著走,靈魂彷彿還殘留在夢裡,努力抗衡著地心引力。

日本人不知何時離開,後來沒再交談,言語的隔閡似乎造成些誤會,彼此都以為對方想留著大燈,因此沒人敢去關燈,這樣過了輾轉難眠的一夜,當我再睜開眼時,他已離去,在我環島第一天碰上的旅人,無聲的離開了我,如風中相遇的緣份, 倏忽之間,各自飄散。

我在窗台畫了張小畫,收拾了東西後和管家小鄭閒聊了幾句即展開第二日旅程,一路碰到多組順向環島的騎士,大家熱切打著招呼,有的人被風吹得抬不起頭來,就伸長了手比個讚,後來才知道,只有東部這段路最有人情味,到了西部,路大車多,中間又隔著分隔島,也弄不清是環島還是當地人騎車通勤,即便碰上騎士,也多半不會像現在這般熱切的招呼。

北風正強,在大溪漁港遇到對向騎士都低著頭奮力踩踏,而我獨自一人順風南下,邊拍照邊找景,車雖小,藉著風勢,騎起來一點也不吃力。

中午在頭城吃了麻醬麵蛤蜊湯,轉入海線後風更大,跨越竹安溪和蘭陽溪,在蘇澳碰到一組環島的夥伴。他們從我背後經過,一直往前騎,不久後我追了上去,其中一位騎士背上貼著「我在環島,請為我加油!」,問他們是否要去蘇澳新站搭火車,結果是同路人。兩位來自新竹消防隊的打火兄弟,一位利用婚假環島,另一位陪騎花東,新婚那位背上背著「我在環島,請為我加油!」是她老婆送別時幫他做的標語,粉紅色紙上印著藍字,透露著新婚的甜蜜。

兩人本是好哥們,一同進消防隊,一同騎車玩三鐵,如今一個結婚,另一個也就落單了,我想到霸王別姬中,陳凱歌對好哥們一人結婚後的情感有所著墨。今日不知到底是誰為了誰而陪騎,新婚放著老婆來騎車,總覺得說不過去,年輕時的友情,總是愛的無怨無悔,誰也丟不下誰,哥們如此,姐妹亦是。

我的速度慢,叫他們不用等我,騎了不久後,在蘇澳火車站前彼此又匯合在一塊,還同乘一列火車到新城,下車後我往新城,他們往花蓮市,我們道別並期許之後路上還會相遇。

新城這間背包客棧老闆是個剛愎自用又態度傲慢的女人,我想把車子摺起來放在房間,她卻不肯,我只好摺疊起來讓她了解只有行李般大小,她還沒看就堅持要我停在車庫,她還說再貴的車都停在那,我覺得「貴」這個字令人很不舒服,我討厭凡事用錢來評斷,她不知我接下來行程都得和小布相依為命,我們是路上的伙伴,不是貴和便宜的問題。

車庫和我所住的二樓房間中央隔著天井和公共淋浴間,要把車停在另一棟樓,夜裡沒人看管,民宿也不能保證或負責失竊的責任,如果沒了車,我也殘了。因此無論如何我都不肯停那,爭執許久,她一定要贏,我懶得和她辯論,既然她無法以環島者的心情看待此事,我只好另覓空間,走的時候她說卡已刷了不能退,我說隨便你。

在民宿擔誤了一點時間,我想加速追上剛才那對打火兄弟,一路來到七星潭都沒見著。人生路程中,朋友們雖有相同目標,也因個人條件不同,節奏不同而不得勉強,上車下車,隨行一段路已是緣份,緣份盡了,也就無法強求什麼,我想通之後也就放慢腳步。

行經花蓮市,天色已暗,天空下起小雨,前方一間燈火輝煌的酒店吸引著我又餓又累的身軀,環島很辛苦,但沒想到這麼快就開始思念櫺床軟榻的香沉 ,不想再趕路了,就入住這間酒店吧!

那晚老天彌補我的損失,四星級酒店折扣後非常便宜,不但讓我把車攜入飯店房內,還有浴缸和三溫暖及按摩券,本以為被打亂的心情,在煙波大酒店櫃台人員親切的服務和關心中,重拾對人的信任和旅程的喜悅,我想那點不高興的事,就隨風而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