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2日

Escoda Aquario 使用心得


桃園永安海邊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自從換了 Escoda Aquario 18和14號的松鼠毛筆之後,處理保虹紙上的光影變得更容易,過去大畫面的平塗都是仰賴短桿尼龍平刷來處理,水份很難控制,水多薄,水少又太厚,且筆刷的刷痕太清晰。環境光感常常花很多時間都處理不到位,畫到四開更難控制。

最早畫四開時是用馬可威的綠排刷(毛太少顏料不附著)、愛丁堡的短尼龍刷(太硬太乾顏料太多)、達文西的紅頭白身的短羊毛刷(太軟水太多顏料不附著)都不行,後來也去買了超大的狼毫筆,(顏料雖可附著,水份也剛好但筆峰太長平塗速度很慢)。

我之所以沒有去買松鼠毛筆是因為之前買了牛頓的松鼠毛 Winsor & Newton Pure Squirrel  0、3、6號,但並不好用,毛太稀且不附著顏料,畫了半天,結果乾了顏色還是太薄,總的來說是吸水性夠載墨性不夠,筆鋒太長,適合花朵鳥類的小東西,筆環鋼絲線因筆桿木料不佳膨脹收縮而脫落,牛頓完全不是設計來戶外寫生用的。

Escoda  Aquario 是短桿的松鼠毛拖把筆,不但有金屬固定式筆環,松鼠毛的產地來自俄羅斯中部的喀山,採用松鼠尾巴的毛,彈性較佳,喀山松鼠毛是一種非常親水性的松鼠毛,又有一點硬度,是最上等的松鼠毛,拉菲爾松鼠毛筆用的也是這種毛,但在筆桿配重上Escoda卻和牛頓和拉菲爾不太相同。

Escoda 筆桿後方配重較重,可握在筆前端用手碗的力道描繪,牛頓和拉菲爾筆桿後端用的木頭都是是又細又輕,重量全在筆頭上,適合握著筆後端用拖筆方式繪圖,這種方法通常用於薄塗階段的拖筆法。

牛頓採用的是俄羅斯藍松鼠毛,比喀山松鼠毛更細,更軟,載水量雖高,顏料附載相對差,筆鋒太軟,線條造型能力也較差。

這張畫我用 Escoda  Aquario 做大光影薄塗,紙乾後再用達文西8號和4號貂毛筆畫中景細節,貂毛載墨能力更高,和松鼠毛的薄塗間顏色厚度不至於相差太大,全畫沒有用到尼龍筆,但光線明暗反差和色彩飽合度都能更輕鬆控制。

過去天空和受光面的薄塗常常水份太多彩度就不夠或太白,等中景貂毛筆部份加入之後,薄塗部份會太淡,又要重新加深薄塗的部份。加完薄塗部份,中景貂毛筆部份又太平,又要用尼龍筆加深中景貂毛筆局部,來回添筆,畫面又花又髒。。

不能說是牛頓筆不好,當初也用了這麼久,磨練了非常多控水的技巧,只是對於不擅於控制水份的初學者來說,不能相匹配的紙筆畫水彩是一種折磨,會花掉大部份時間在加水減水和調色這件事上,想畫快速光影變化的寫生就更困難了。

這一年因換成便宜的保虹水彩紙,這紙本來紋路平,顏色附著不易,薄塗著色困難,容易被後上的水份沖刷掉,因此不能用像頓這種水份多顏色少的筆。 Escoda  Aquario 是搭配保虹這種紙的特性最佳選擇。

以下兩張同為換筆後以 Escoda  Aquario 薄塗底層再用貂毛筆畫細部,可看出在明度上的加減都非常好控。


堤外步道印象
水彩 38 x 27 cm 8K


芹壁印象
水彩 54 x 38 cm 4K


2017年9月17日

水彩速記


台北清真寺
寶虹水彩紙 300g 25 x 17 cm 粗紋 16K
水彩速記


松智路消防隊
寶虹水彩紙 300g 25 x 17 cm 粗紋 16K
水彩速記


淡水
8K 寶虹水彩紙 300g 38 x 27 cm 中粗紋
水彩寫生

台北松高路
寶虹水彩紙 300g 25 x 17 cm 粗紋 16K
水彩速記







2017年9月9日

馬祖北竿 Day 4-5


北竿芹壁村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北竿芹壁龜島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芹壁印象
水彩 54 x 38 cm 4K

用心中感覺來建構屬於內在世界的芹壁村~放棄物質光影表相的世界,以物體固有的本質顏色和存在感受,代替光色和陰影色,成為表述的語彙,因為沒有看著風景和光影寫生,也沒照著照片抄襲,只憑著尋找記憶中那一刻的感覺來描述內在世界感受到的芹壁風景。

在法國觀賞了許多塞尚的靜物和風景畫之後,給了我這樣的啟發和衝擊,塞尚的畫中增加了空間和時間的感受,而常玉的「宇宙世界無敵大腿」也給了平面物體分割重量和質量的感覺~這些都是我可以學習的~


Daily Sketches
芹壁鏡沃小吃店
Chronicle Books Journal 20 x 15 cm
水彩速寫

在芹壁寫生,這地方在過去因為海面平靜如鏡,因此古稱鏡沃村,國民政府之後改名為芹壁。村民由長樂移民自此,以打漁為生。全村人都姓陳,沒有外姓。

清代北竿最繁華的地方在橋仔村而不在芹壁村,橋仔村是北竿過去的港埠,外來人口多,不只姓氏多,連信仰也多,廟宇林立,人稱北竿神比人多的地方指的就是橋仔村。

芹壁有著北竿最高學府,芹壁中學,要唸高中就要到南竿,因此人口外流很嚴重,後來因兩岸冷戰對峙結束,大陸漁民越界炸魚,漁量大減,加速人口外移,因禍得福,保留三十年前的原始樣貌。

如今此地受到保護,只能以原貎重修,因石材搬上山不易,成本代價過高,因此不再有新建戶增加。

在天后宮旁的涼亭寫生,三位老外在海中游泳,之後她們上來看我寫生,其中一位叫蘇珊的說她來自美國,家鄉靠海,因此看到這麼美的海灘就情不自禁的跳下去游泳。

她喜歡水彩風景,問我有沒有在賣,外國人對畫畫的人很敬重,不隨便要畫,多半會問人有沒有賣畫。我說沒有,她問,那麼可以拍畫嗎,我大方讓她拍攝,她希望我和畫站在一起合照,成為她旅行的回憶。

島很小,村子更小,和三位老外之後一直在島上不同地方相遇。令我印象深刻是蘇珊在塘后沙攤,手中拖著一個袋子,把海灘上塑膠物撿到袋中,偌大沙灘上,只有她一個人的身影,兩位朋友遠遠坐在堤上等著她,雖然一己之力有限,但她完成了心中的理想和堅持。

我很感動,愛台灣不算什麼,說到做到且轉化小愛為大愛,愛這個世界的人,頭上彷彿有道光,背上有雙翅膀。她愚公移山的精神,感動了我,我只能自嘆弗如。

在機場登機時又碰到面,我把這張速寫從本子上割下來送給她做為旅行的回憶,感佩她對這片土地無私的愛護。























2017年9月8日

馬祖東引 Day 3-4


東引島燈塔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Daily Sketches 
往東引的台馬之星船上
Chronicle Books Journal 20 x 15 cm

早上9:30搭乘台馬之星去東引,這艘國人自製的遊輪航行於台灣基隆和馬祖南竿之間,單日先東引後馬祖,雙日先馬祖後東引。這天剛好可以搭船往東引,隔天早上六點回到南竿。

上船後雨勢大了起來,福澳碼頭山上「枕戈待旦」精神標語在窗外模糊的站著,白底紅字加上綠色大外框。想必當年馬祖是反攻最前線,這四個字,是想鼓舞準備乘登陸艇作戰的兩棲士兵。滄海桑田,如今這裡成了各島間連繫的交通樞紐。

戰爭之殘酷,看過拯救雷恩大兵,就知道登陸要犧牲多少子弟兵了。還好過去四十年台海之間沒有大戰,馬祖如今有小三通到福州,也算另類的登陸了。

船出了港之後,風雨交加,天空打雷又閃電,船身搖晃的很厲害。我只好閉目養神,在搖晃之中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再醒來時雨已停,遠方白茫茫的地平線盡頭,如散落的珍珠般,一長串羅列的島嶼。我起身站在船頭玻璃窗前,畫下東引和西引兩島美麗的身影。



我想到吳冠中在黃山寫生,雨中她老婆幫他和他的畫打傘,自己卻淋濕了,我老婆在旁等我,還幫我拍照,就把這張照片放上來留念~謝謝她的一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