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3日

Day5 --- 3/23 台東市到大武 67 Km


Day5 --- 3/23 台東市到大武 67 Km

早上7:57分出發,今天是環島以來路程最短的一天,卻期待已久。生命中最懷念的一段路就是南迴,曾多少次在午夜夢迴時想起從前,如公路電影在腦海上演。

年少時,租了三千cc的裕隆青鳥,從屏東開到台東,那時第一次知道台東太麻里這個地名,今年年初開車來探了一下路況,許多段落截彎取直施工之中,當年貼著山壁盤旋,最終柳暗花明,前方一片蔚藍大海的兩線道已不復記憶。

本來想一口氣騎到楓港,但昨夜在民宿研究了一下,上南迴最高點前有11公里上坡,是目前遇到最大的爬坡。所以先騎到大武,隔天趁著精力充足時一口氣攻上壽卡最高點,再下旭海至墾丁。

騎過台東市太平溪時,看到東方綿延的山脈,其中最醒目兩座山,一南一北,東南方是劍弗山1947M,東北方是盆盆山1865M。當時並不知這兩座山名,就停在更生北路路橋上,拿著手機對著山脈尋山,看了半天不得其解,才發現其實要從等高線和方向辨識山頭並沒有那麼容易。

我放棄尋山,但山卻沒棄我,一路騎到知本前都在他們眼下,一抬頭,就望見他們低頭盯著我。

9:02分騎到台東利嘉的小七便利店,太陽很大,在此吃早餐,我既不得山名,又無法忘懷,只好掏出速寫本記下劍弗山身影。   
10:10往知本。在利嘉溪上,回頭望見遠方台東海岸的都蘭山,當時她巨大的身影已變得渺小,只能望見突出地平線上的小山頭,那是我來時辨識台東的標記,至知本後就完全看不見了。

跨過知本溪後進入太麻里,左方一片藍色的長條海灘,這裡是太麻里華源村,海灘叫華源海灘,水的藍是透明的鈦菁藍,搭上純白色浪花,非常美。海水藍的純粹,不帶祖母綠,和花蓮海水顏色不同,也不像墾丁的海水帶點普鲁士藍,彩度偏低。台灣雖小,但不細細品味,不漫遊其間便不得其美,連海水的顏色都藏著細微色彩變化,更不用說山中不同季節綠色的不同。

二十幾歲剛拿到駕照初次開車到台東,當時南迴公路由屏東進入台東知本前曾看到一片迤邐的沙灘,白色浪花非常醒目,也令人難忘,當時沒有谷歌地圖,亦不知身在何處,只覺得這片沙灘的藍和屏鵝公路上看到的不同,因此留下深刻印象。如今回想,當時記憶中的海岸就是華源海灘。

過了華源後,南迴跨越原有山壁舊路直接下到太麻里,我爬到火車站附近的一個平交道前,後方可看到藍色大海,人稱櫻木交道,因為卡通灌籃高手而得名。一台白色轎車停在路邊,三個女子在平交道前拍照,不顧形象的笑鬧著,洋溢著青春和自由的氣息,我想起了年少時的一部公路電影「未路狂花」。

由山坡上下到太麻里市區,這裡有間大王國小,村名也叫大王,村裡有間大王聚會所,會所外有棵非常非常大的茄苳樹,果然只有此樹才配得大王之名。有些地名,不出來環島一輩子都不會相信,其中南迴的大王村和大鳥村就是最好的例子。

約12點來到太麻里溪旁的台灣牛牛肉麵。這是我回憶中的另一個地點,第一次開車經過南迴曾在此用餐,當時肚子很餓,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就在這時出現了一間牛肉麵店,店內牆上掛了許多空拍圖。

莫拉克風災後,今日的店面是原址重建,當年那綠色紗窗的麵店已不在,時隔約三十年再來,我激動的向店員表達三十年前的回憶,他們看我激動,但無法理解激動為何。回憶誠可貴,只有自己能了解,我從二十多歲小夥子變成中年大叔,彷彿只在一瞬間,只有那間老麵店可證明我曾擁有過的年少歲月。

牛肉麵店外有座金字塔般的高山,名叫太麻里社山,山下是太麻里溪,過溪後南迴公路緊貼著山壁。當年從屏東千里迢迢來此,除了大武之前一段寬廣的海岸公路,接著都是貼著山壁的雙線道,至此豁然開朗,又見一間海邊麵店,風景和視野都很美,就停車下來吃碗麵,沒想到這一碗麵,成為日後魂牽夢繫,最幸福的回憶,之後離開屏東回到台北,再來時已滄海桑田,人事全非。

過了太麻里溪後,來到新香蘭,村落前距離海邊只有一點腹地,這裡種植的紅藜麥已成熟,顏色非常美,帶著透明的莤紅色。新香蘭往金崙間的山路正在拓寬,單向交管,負責交管的年輕人頭戴白色安全帽,皮膚曬得黝黑。他說他從桃園來這裡工作。看他頂多二十幾歲,如此認真生活,心中欽佩,我說這裡工作風景好,在北部沒這麼美的風景,你運氣比別人好,他聽了心裡很開心,放行時用對講機通知遠方行控,一定要等我通過後才可放車子進來,我走得較慢,前方車子過了後會以為後方沒車,放車進來會造成危險,我謝謝他的貼心並祝福後道別。

之後一路下滑,經過金崙溪和大竹溪,金崙段在今年一月就已通車,南迴不用再繞進金崙村,直接從下滑的大橋通往大竹,過了大竹溪之後有間全家便利店,此時已下午二點,我看時間還早,就在店裡速寫了大竹溪海口的風景。

2:30從大竹騎到大鳥休憩區,海邊白色的木柵欄,如牧場一般,只是後方的草地變成了藍色大海。

離開大鳥村後走了六公里,過大武溪來到民宿,放好東西後時間還早就騎車到大武漁港寫生,這是環島以來第一次寫生,每天都有趕不完的路,一路白帶了很多東西,直到今日帶來的寫生用具才派上用場。

晚上去老闆推薦的魯肉飯店用餐,一位來自匈牙利的老外,身旁陪著一位英文很好的女孩,看到我身邊停著小布,他主動問我是不是騎這台車環島,並說英倫小布非常有名。我反問他是不是來環島,他說是來和女孩碰頭,當時並不知原本他倆要一起環島,直到隔日在南迴山路上碰到女孩,才知她們本來相約一起環島,女孩北上相會,但老外因感冒臨時取消了行程,女孩只好獨自南下,等老外感冒稍好,才搭火車來此。

大武是台東南方最後一個漁港,那天傍晚下了點雨,一路從台北到台東最南方雨都沒有少下,但今晨短暫太陽,彷彿透露著未來的台灣西岸會是一路豔陽天。
到底是陰天好還是晴天好,這時我猶豫了。










  


  
  
   


1 則留言:

  1. 海水藍的顏色,,,
    讀著讀著覺得很有意思
    想你對色彩的敏感度真是相當的好

    寫著自己的心情和別人的故事
    很美的旅記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