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0日

Day2 --- 3/20 宜蘭到花蓮 距離130KM (含火車 蘇澳 TO 新城 59KM)

Day2 --- 3/20 宜蘭到花蓮 距離130KM (含火車 蘇澳 TO 新城 59KM)

清晨起床,天已明亮,昨日的雨下到夜裡就停了,陽光隔著雲,上下舖的床腳邊斜落著一雙雙沒有銳邊的模糊影子,說明著今天是個多雲潮濕的日子。昨夜雙腿的疲勞已消退,早起的身子,如紙片人踮著腳飄移著走,靈魂彷彿還殘留在夢裡,努力抗衡著地心引力。

日本人不知何時離開,後來沒再交談,言語的隔閡似乎造成些誤會,彼此都以為對方想留著大燈,因此沒人敢去關燈,這樣過了輾轉難眠的一夜,當我再睜開眼時,他已離去,在我環島第一天碰上的旅人,無聲的離開了我,如風中相遇的緣份, 倏忽之間,各自飄散。

我在窗台畫了張小畫,收拾了東西後和管家小鄭閒聊了幾句即展開第二日旅程,一路碰到多組順向環島的騎士,大家熱切打著招呼,有的人被風吹得抬不起頭來,就伸長了手比個讚,後來才知道,只有東部這段路最有人情味,到了西部,路大車多,中間又隔著分隔島,也弄不清是環島還是當地人騎車通勤,即便碰上騎士,也多半不會像現在這般熱切的招呼。

北風正強,在大溪漁港遇到對向騎士都低著頭奮力踩踏,而我獨自一人順風南下,邊拍照邊找景,車雖小,藉著風勢,騎起來一點也不吃力。

中午在頭城吃了麻醬麵蛤蜊湯,轉入海線後風更大,跨越竹安溪和蘭陽溪,在蘇澳碰到一組環島的夥伴。他們從我背後經過,一直往前騎,不久後我追了上去,其中一位騎士背上貼著「我在環島,請為我加油!」,問他們是否要去蘇澳新站搭火車,結果是同路人。兩位來自新竹消防隊的打火兄弟,一位利用婚假環島,另一位陪騎花東,新婚那位背上背著「我在環島,請為我加油!」是她老婆送別時幫他做的標語,粉紅色紙上印著藍字,透露著新婚的甜蜜。

兩人本是好哥們,一同進消防隊,一同騎車玩三鐵,如今一個結婚,另一個也就落單了,我想到霸王別姬中,陳凱歌對好哥們一人結婚後的情感有所著墨。今日不知到底是誰為了誰而陪騎,新婚放著老婆來騎車,總覺得說不過去,年輕時的友情,總是愛的無怨無悔,誰也丟不下誰,哥們如此,姐妹亦是。

我的速度慢,叫他們不用等我,騎了不久後,在蘇澳火車站前彼此又匯合在一塊,還同乘一列火車到新城,下車後我往新城,他們往花蓮市,我們道別並期許之後路上還會相遇。

新城這間背包客棧老闆是個剛愎自用又態度傲慢的女人,我想把車子摺起來放在房間,她卻不肯,我只好摺疊起來讓她了解只有行李般大小,她還沒看就堅持要我停在車庫,她還說再貴的車都停在那,我覺得「貴」這個字令人很不舒服,我討厭凡事用錢來評斷,她不知我接下來行程都得和小布相依為命,我們是路上的伙伴,不是貴和便宜的問題。

車庫和我所住的二樓房間中央隔著天井和公共淋浴間,要把車停在另一棟樓,夜裡沒人看管,民宿也不能保證或負責失竊的責任,如果沒了車,我也殘了。因此無論如何我都不肯停那,爭執許久,她一定要贏,我懶得和她辯論,既然她無法以環島者的心情看待此事,我只好另覓空間,走的時候她說卡已刷了不能退,我說隨便你。

在民宿擔誤了一點時間,我想加速追上剛才那對打火兄弟,一路來到七星潭都沒見著。人生路程中,朋友們雖有相同目標,也因個人條件不同,節奏不同而不得勉強,上車下車,隨行一段路已是緣份,緣份盡了,也就無法強求什麼,我想通之後也就放慢腳步。

行經花蓮市,天色已暗,天空下起小雨,前方一間燈火輝煌的酒店吸引著我又餓又累的身軀,環島很辛苦,但沒想到這麼快就開始思念櫺床軟榻的香沉 ,不想再趕路了,就入住這間酒店吧!

那晚老天彌補我的損失,四星級酒店折扣後非常便宜,不但讓我把車攜入飯店房內,還有浴缸和三溫暖及按摩券,本以為被打亂的心情,在煙波大酒店櫃台人員親切的服務和關心中,重拾對人的信任和旅程的喜悅,我想那點不高興的事,就隨風而去吧~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