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1日

Day3 --- 3/21 花蓮到瑞穗 距離84KM (含火車 光復 TO 瑞穗 17KM)

Day3 --- 3/21 花蓮到瑞穗 距離84KM (含火車 光復 TO 瑞穗 17KM)

昨夜泡了澡,早早睡了,大約早上四點,在尷尬的時間醒來,一心期盼昨日的雨已停,飯店的窗帘很厚,隔著白色紗帘,房內一片漆黑,拉開窗帘時,淡淡的藍光滲了進來,前方美崙山靜臥於窗外,雖是微微細雨的清晨,卻分外寧靜祥和。我沖了杯咖啡,在沙發旁點一盞小燈,記錄著日常,六點天色稍亮,拿出水彩速寫本,記下窗外風景。

在福隆淋雨的經歷讓我非常畏懼雨天,不僅車子髒到不行,連齒輪鏈條都因此踩踏不順。我等待著奇跡,遲遲不肯動身。到了八點,估計雨是不會停了,只好穿著雨衣上路。

先由台九丙到吉安慶修院,再由吉安干城村轉往南華村,在干城村時遇到一位鐵路局員工林先生,見我騎車環島,就告知一條和省道平行的193縣道,他騎機車,載著一條大黃狗,我們一起在干城公車停內躲雨,他說此路可避開台九線車流,風景甚美,是騎車旅行必走之路,公路跨越花東縱谷至台東後改名為197號公路,仍可持續通行至台東市。

我由干城村往南華村過仁壽橋跨越木瓜溪往鯉魚潭,這條路上經過了一個農場,圈養了許多牛,路旁小洋房獨棟別墅,花園裡的黃花風鈴木和九重葛黃紅相間,在微雨中走在鄉間小路,何其浪漫。如直接走台九線可近很多,但將失去這番原汁原味的人文風情。我只想慢慢走慢慢看,有朝一日回憶時,不是只完成了一件體力上的成就。

至南華村到吉安大圳源頭,此處有水車和小橋,立有石碑紀錄吉安大圳的淵源和歷史。我在此躲雨,吃了隨身帶來的食物,見雨勢較緩,就再往山裡木爪溪上游騎,過了仁壽橋,雨勢變得很大,不得不趕快找地方躲雨,改換脫鞋。這時已到鯉魚潭,我索性進去涼亭內把全身上下整理一遍,拍了些照後再下滑到台九線壽豐街上便利店用中餐。

雨衣背後不知何時破了一個大洞,我的長袖襯衫已濕透,我猜想是被安全帽給刮破,因此又買了件雨衣,中午12點雨勢稍緩,打算嚐試林先生所建議的路線,由壽豐花39鄉道過米棧大橋,接台193線。

才離開省道進入花39鄉道,路上的雨就停了,雨後的空氣特別乾淨,台九線外的風景非常原始,廣大的平原和稻田,能感受到農民平日作習和一天的辛勞。

想起2008年帶著母親來花蓮慈濟做帕金森氏症手術,術後出院前一個星期,帶著她來花蓮鳳林光復一帶田間漫遊,如今她已離我而去,我在無人的曠野邊騎邊和她說話,告訴她我很榮幸成為她的兒子,請她放心,我過得很好,說著說著不知何時已淚流滿面。我對母親的思念化做淚水,順著木瓜溪流入迴瀾大海,大海接納了我的思念,讓我的身子變得輕盈,生命也被重新點亮。

過了米棧大橋接上台193線,雨又開始下,山路上上下下,一身都濕了,雨衣裡不知是汗水還是雨水,對小布來說有坡度的路不太好騎。還好一路柚子樹開著白色小花,在盤旋而上的山路間,花香撲鼻而來,香遠亦清,慰藉著旅人的心靈。

騎到鳳林中興大橋,體力已不可負荷,沿途沒有補水的店家,只好橫跨花蓮溪回到台九主線,此時雨已停,過中興橋前下坡路,車速很快,忽然路旁衝出一群家犬,我一邊閃避群狗追擊,一邊盯著狗兒的動向,才一回頭,車子即將撞上橋墩,千鈞一髮,把車頭拉了回來,上橋後,出了群狗群管轄範圍,危機解除。我嚇得一身冷汗,見後方屋內一位坐著電動輪椅的阿婆,急著出來喝斥狗群,我意識到環島其實不只是風景優美,也存著安全危機。

中興橋下種植許多西瓜,花蓮溪是西瓜主要產區。順著中興路(花34鄉道)往鳳林鎮經過林田神社遺址,附近有向日葵花田和檳榔樹,林田神社見證著日本林田移民村的歷史。 

到鳳林台九線時,看見兩位摩門教傳教士穿著白襯衫騎車經過,我身上披著黃色小飛俠雨衣,腳上踩著夾腳拖鞋,和他們乾淨的白襯衫相比,我簡直狼狽不堪。心想這回雨應該不會再下了吧?就近到台塑鳳南加油站借水把單車和身上的污泥沖洗乾淨,把濕掉的頭巾和風衣收到袋裡,換上登山鞋,總算恢復了人樣。

才弄得一身乾淨,想堂堂正正的騎台九大道,過了萬里溪到萬榮雨就又來了,此時的我,如霸王項羽怨嘆著時運不濟,幸好路旁就是7-11林田山門市,躲雨一待就半小時,雨勢不但沒變小還愈來愈大,連遠山都看不見了。

3點半,我看再不走不行,到瑞穗溫泉還有30公里,小布一小時10公里路程來算,大約要6點才能抵達,於是又買一件新的雨衣,打算在雨中挺進光復。

鳳林往光復約七公里,跨過馬鞍溪時,路上風雨交加,換上的乾淨衣服和鞋子瞬間都濕了。撐到光復車站,雨太大,貨車在雨中開得很快,且視線不佳,顧及生命危險,3:49分我直接騎到光復車站轉搭火車。離5:12分自強號到瑞穗火車尚有一小時。十分猶豫是否該等,還是該繼續走,萬一中間雨又停了怕自己後悔。但想想還是等吧!安全第一,在大廳把小布收進攜車袋,火車20公里只花了17分鐘就到達瑞穗,省卻了兩小時騎車路程。

在瑞穗車站遇到一位單車環島拍攝火車的年輕人,我們相互聊了一會,他從池上過來,正在找住的地方,我說火車站外有可能有家旅店,因為之前那兩位打火兄弟曾說要住那。

我們聊了一會,他說他有個粉絲頁叫小蘇與單車,我可以加他粉絲,相互祝福後道別,這是我一路碰到的第二個環島朋友。

瑞穗車站是現代風格的新穎設計,往溫泉區尚有3公里上坡路,這時雨已停,花了15分鐘騎到瑞雄溫泉山莊。

櫃台是一位原民青年,太魯閣族,我們聊了太魯閣族當年和日本鐵血總督佐久間佐馬太在太魯閣戰役中的一些軼事,還談到中部橫貫公路開通前,太魯閣古道是從合歡山經卡拉保,白楊、天祥、合流及錐鹿古道通往花蓮。

瑞穗的民族很多元,有布農、泰雅、太魯閣、阿美、客家人、閩南人和外省人等不同族群所組成。

我誤以為紅葉溫泉就是紅葉少棒的發源地,來了瑞穗紅葉溫泉才知紅葉少棒其實在台東,而紅葉溫泉和紅葉少棒是兩回事,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





  









1 則留言:

  1. 覺得這一路的風景相當美
    對你而言也是一趟感性的旅程
    真的很溫馨

    回覆刪除